风雨如晦 弦歌不辍 | 心声

未命名

季风二十年忆往·之二十九

12月22日,倒计时40天,正式开始减仓。店里还有近五万册图书和百多个上好的书架。书:买二赠一;书架:三元一斤。这种破釜沉舟挥泪甩家产的感觉很痛*快。书没关系,都是好书,剩下也不怕,倒是那些书架不好处理。论斤卖书架,其实就是个玩笑,最好的归宿是捐给民间公益阅读组织。

没想到,消息发布的第二天,书店人满为患,收银台前排成一条长龙,每人手上都捧着一堆书,还有很多电话过来要求认领书架,甚至想整体包养我们。我在人群中穿梭,左右逢源,像一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穷途困兽。这种盛况是开业至今的第一次,我要求店员们保持情绪稳定,随时理好排面,不失体面。

倒计时一天天地逼近,眼神不可以再迷离了,要奋起收摊了!承蒙the Faceless所赐,我们的秩序生活被绞碎,我一件件地去为这个残局买单,而幕后的你们也必将会为之买单的。

书店这场283天的告别,像极了向死而生的人生,我们试图用种种行为,挣扎出自我的存在,掩盖对生的困惑和对死的恐惧。但这似乎又高抬了那只幕后之手,季风这种无力摆脱的宿命,貌似强大,实则荒谬不堪,它并不能带给人哲学的思考、宗教的感召,而只是呼应了现实中处处存在的傲慢与愚蠢、妥协或毁灭。

特别感谢283天中在我面前或身后出现过的各色人等,你们让季风的告别仪式变得充满质感。每天来季风例行拍照的制服男、一度天天上家门的民警、铁面无私的文化执法、谆谆教导的宣传官员、约谈非税务问题的税务长官、工商、社保审计……以及所有这一切背后的“权威先生”。我第一次感知到和谐社会的力量,并为此而卧倒点赞。与此同时,还有些淡水之交的朋友也激情入局,比如每次来听讲座还会帮忙扫地的会员、特意从台湾香港自费赶来做闭店前讲座的学者、那些愿意花钱把季风碎片带回家的读者、那位年轻的停车场管理员,他见到我常常会说:“老于同志,你今天停车免费”,最喜欢我那些可爱如花的季风伙伴,她们不避危墙,每天绽放最美的笑容,她们的不惧不弃激发了我们彼此的能量。

很快,倒计时二十天、十天……最后一天,我们用什么来标注时间?标注的意义何在?这种朝花夕拾的纪念和转瞬而逝的记忆,是属于一群人的精神病史,还是属于一个城市的精神史?

马上就散场了,当事人、监查者和旁观者都累了,大家共同参与的一个游戏,在不同角色的合谋下,结成一个伤疤,不揭是丑,揭掉是痛。王晓渔老师曾经讲过一课:“风雨如晦 弦歌不辍”,我喜欢这个主题。太阳落下,藏在心不在焉的云层中,风吹皱云层,唯一的理由是:风在吹!在季风上海最后的这段时间,我们和有愿人一起干杯,为未来埋下些从良的线索。

 

各位读者,很遗憾从今年开始不再有年终书讯了
季小风们正在筹备一个回顾20年的纪念刊
敬请期待

祝大家,元旦快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