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扉我:我的前季风时代 | 季小风心声

未命名

在地铁站旁,书店深处,有一群年轻活泼的季小风。
负责组织人文讲堂的子扉我君,常穿一身古装,头扎飘带,侠气飘飘地走进办公室。在来到季风之前,就和季风结下了缘分。

我的前季风时代

文 | 子扉我

去年末某个不存在的节日,一帮同事下班后到陕西南路地铁站附近聚会,顺便去以前陕西店遗留下来的场地“鬼屋探险”。稍微推开一些用环形锁圈住把手的门,凑上一只眼睛,借着手机电筒,尘封多年的旧店面赫然显现。和预料的相反,在我们探头探脑的整个十多分钟时间里,并没有制服男或者便衣男过来询问,只有路人甲乙丙丁顶着一张不明真相的脸走过。如果不是内部左右两边马尔克斯和岛田庄司海报和前方“天天新书”吊牌无声提醒着,季风仿佛从未在这片空间存在过一样。

未命名

季小风同事凑在老季风门前探头探脑 | 子扉我供图

但它确实存在过,在这片空间,也在我的记忆里。

记忆中咖啡廊灯光昏黄,每次去听讲座,拍照都是一件难事,不得不在难看的闪光和一半照片是糊的中间二选一。正是在那条咖啡廊,一次听某位颇负盛名的青年学人侃侃而谈,20来分钟提了30多个人,惊得我和李鸥一愣一愣的。也是在同一条咖啡廊,我拿着从三辉那里顺来写书评的书找作者签名、合影,还跟作者说,我给你的这本书写了书评呢,后来李鸥用当时拍的照片套磁,再加上别的因缘,成功让作者当了他在纽约的导师。

书倒是没什么印象了,毕竟那时候还是月收入258.5元的学生,不打折的书实在是无法承受,何况还要大老远搬回学校,不如在学校周边的三家书店买,有折扣,又近。话虽这么说,偶尔还是要逛逛季风的。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回,依稀记得似乎是个夏天,我正在陕西店闲逛,突然看到店员推来一车红灰皮的书开始码堆,正是三联版的《极权主义的起源》。我是做阿伦特研究的,作为她早期的重要作品,无论是英文原版还是联经的蔡英文译本或者时报的林骧华译本一直在反复翻看,三联版用的是林译本,对我的研究没有更多价值,但是该版毕竟是复旦学者译出十余年后才姗姗来迟的简体字版,当年还是引起轰动的。能够亲眼目睹这么重要的一本书在季风上架的过程,实在是三生有幸,只可惜那时脑子一定是进水了,竟然没想到拍照留念。围观完上架后我继续逛店,看到低层书架就习惯性地蹲在地上看,过程中总感觉有个人似乎是在向我搭话,抬头看看却是陌生面孔,想他大概是跟别人说话吧,就继续自己看自己的,如是反复多次。逛完离开的时候,我瞥见一个好像哪里见过的人,是谁呢?直到走出很远才想起来,那不是豆瓣网友里斯本吗。回到宿舍后我给里斯本留言,说今天在季风看到你了,里斯本回复说,他和藤原琉璃君一起逛的季风,藤原还几次试图跟我说话,但是我一直不理他。我的天……

随着学校搬迁闵大荒,周边的三家书店博师留守,心中关门,跟到闵大荒的大夏最后也终于在某个夏天由于钓鱼执法被倒闭。然后据说由校方出面,以免房租的优惠条件邀请到季风来学校旁边开店,是为师大店。不同于其他分店,师大店是有折扣的,加上会员卡优惠,折扣幅度竟然和大夏持平,这对我们这些被关在闵大荒闹书荒的学生来说真是雪中送炭。我的981228012798号会员卡就是在那个时期的师大店办的,直至今日,我的微信头图用的还是在师大店拍的店猫。不久之后我得到留学的机会,和季风的缘分就此暂停了。

回国一年后,有一天看到了季风的招聘启事。当时我刚从前一家公司辞职,这个启事来得正是时候。面试那天,用学生时代办的会员卡买了本书,如果没记错的话,当时收银的是倪师傅,她看着我的卡说,呦,你这卡蛮老了,哪里办的啊?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于总来电。我的季风时代开启了。

遗迹内的左门神马尔克斯与右门神岛田庄司 | 索菲供图

未命名

“天天已无新书” | 索菲供图

未命名

上海季风书园

扫描二维码,关注【上海季风书园】

独立的文化立场
自由的思想表达
倒计时不灭的火种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