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五月没过完,反叛的青年们再呼唤一遍乌托邦与爱 | 季风声音

季风声音

很难说清楚五十年前的五月以及那个夏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整个世界的青年一夜之间都进入了叛逆期。在美国他们是穿着大花夏威夷衫,高歌着平权的话语,把鲜花插入上了膛的枪口的嬉皮士;在捷克他们是要求自由,挥舞着赤手空拳,试图赶走入侵布拉格铁骑的年轻人;而在法国,他们是不满法国的官僚机器和死气沉沉的教育制度而撬开地上的铺路石扔向对面警察,筑起街垒的大学生。
西方与东欧的青年虽然都有着一种反叛的姿态,但他们反抗的东西并不相同——“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刚刚出现:一是消费主义,一是极权意识形态。二者都必须放下武器,臣服于代表理性与和平的新精神。”
1968年,形成了一个属于全世界青年的,丰饶的乌托邦。这个乌托邦存在于鲜花中,在脱鞋踩上警车的街头演讲中,在混乱的革命口号中,在铺路石的缝隙间。“之后的几十年内,这些乌托邦将在不同的地方涌现在世人面前:比如生态学的定义与必要性,妇女的生育自主权,死刑的废除,同性恋者的尊严和话语权等等。”
这个乌托邦仿佛一个只存在了几个月就迅速蒸发了的黑洞,它短暂的扭曲了时空,留下了一些不可磨灭的痕迹,却并未从根本上改变这个社会。70年代后,崇尚市场与贸易的新自由主义成为主流话语,某些极权主义改头换面却依然保留着暴力的内核,这个本来不平等的世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变得更加不平等。
不管怎样理解这些叛逆的年轻人,这个五月,把眼前的苟且和到不了的远方统统扔掉,请让六十年代在我们心中复活吧,再呼唤一遍乌托邦与爱。
(文末可打赏,点击“阅读原文”可以选购书单中的图书哦)
  • 越革命,越做爱
无标题
1968 : 撞击世界之年
[美]马克·科兰斯基 / 洪兵 / 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 2016-41968年令人激动人心的地方在于,全世界难以计数的人们都拒绝对世上诸多不平之事保持沉默。如果别无选择,他们会走上街头,呐喊示威,这给世界带来了一丝难得的希望,即哪里有不公,哪里就回有人揭露它,并试图改变它。

——马克·科兰斯基

1968,改变世界的一年。
1968,美国深陷越南战争的泥淖,数万人丧生。
1968,世界多地的学生们走出校园,在街头游行。在巴黎,学生在墙上涂鸦:“越做爱,越想革命。”
1968,“上帝也许撤除了对美国的保佑”,罗伯特·肯尼迪和马丁·路德·金遇害。
1968,比夫拉大饥荒,100万平民死于饥饿。
1968,先锋戏剧与现代女权运动蓬勃兴起。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的理想主义破灭。
1968,墨西哥发生了大屠杀。“阿波罗8号”绕月飞行。
1968,这是最好的一年,也是最坏的一年。有着无限的可能性,让人激动,令人难忘。
这部里程碑式的杰作,全景式地记录了这一年发生的重大事件。世界的变化,年轻人的选择,由此构筑了当今世界的面貌。

s3477569

生产(第六辑):“五月风暴”四十年反思
汪民安主编 /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2008-11

法国1968年爆发的“五月风暴”震惊了全世界。这场风暴过去了四十年,但是至今仍然有着巨大的事后影响。这是大学危机还是文化危机?是精神造反还是政治密谋?是诗意反抗还是阶级矛盾?是青年的本能宣泄还是革命的暴风骤雨?本辑的五月风暴专号就是对这些问题的全面回顾和分析。五月风暴的意义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仅没有退色,反而越来越突出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表面。

s29385546

东风:法国知识分子与20世纪60年代的遗产
[美] 理查德·沃林 / 董树宝 / 三辉图书/中央编译出版社 / 2017-3

20世纪60年代,社会主义运动在世界范围内方兴未艾。法国最杰出的智识精英受“毛主义”鼓舞,极大地拓展了政治与文化想象。学生、左翼群体、智识精英一起推动了席卷整个法国的“五月风暴”,对当时的局势与日常生活政治展开批判,意图通过具有广泛群众基础的社会运动来复兴法国的市民和文化生活。

理查德·沃林指出,60年代流行于法国智识精英中的“毛主义热”与中国现实并无实质关联。通过回顾60年代法国文化与政治生活,《东风》力图揭示“毛主义”是如何出人意料地影响了法国的民主政治进程。

s29753358

乌托邦年代:1968-1969,纽约—巴黎—布拉格—纽约
[法] 让-克劳德·卡里耶尔 / 胡纾 / 新星出版社 / 2018-4

1968年早春。所有人都信了:无须更多努力,世界即将改变。

花儿。铺路石。坦克。

1968至1969年间,让-克劳德·卡里耶尔作为剧作家的工作恰巧令他近距离接触到三座处于时代旋涡中的城市:纽约、巴黎、布拉格——接着又是纽约。

他与工作伙伴游荡在不同国家,亲眼见证了 乌托 邦之风如何刮起。他们只想写一段小故事,却被大故事撵着走。

“这两年光阴不同凡响,如今或被人鄙弃或被人捧上神坛,而我则尽量编织自己的记忆。透过回忆的迷雾,我想起许多东西:呼喊、拒绝、逃避、毒品、梦想,还有据说是自由的性,以及宣称近在眼前的新世界。”

  • 我们

s27274882

时代的噪音:从迪伦到U2的抵抗之声
张铁志 /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2010-9

这本书的文字书写从二十世纪初到我们所处的二十一世纪,西方音乐人如何用音乐製造噪音,以反思时代、纪录歷史,或者追求改变社会。

这些音乐 人包括Pete Seeger, Woody Guthrie, Bob Dylan, John Lennon, The Clash, Bruce Springsteen, Patti Smith, Billy Bragg, U2。

除了深刻分析这些重要音乐人的创作理念,本书也试图刻划不同歷史阶段的社会反抗史:从二十世纪初的美国资本主义与工运早期阶段、三四十年代的左翼运动、五零年代的麦卡锡主义,六零年代的反战运动、民权运动,七八零年代的经济转型和雷根的新自由主义,以及九零年代的全球化/反全球化、战爭与和平、发展与贫穷。所以这本书的读者不只是摇滚乐迷,而是一本反抗的文化史。

s29041163.jpg

世外桃源
[美] 劳伦·格罗夫 / 邓晓菁 / 三辉图书/漓江出版社 / 2016-10

20世纪70年代的纽约州西部,一群身份各异的嬉皮士——摇滚乐手、流浪汉、裸体主义者等——在一间废弃的大宅里建立了一个名为“阿卡迪亚”的乌托邦公社。他们用“平等、爱与劳作”的准则要求自己,过清贫却快乐的日子。公社全盛时期,规模一度堪比市镇。

比特是第一个在公社里出生的孩子,他成长于这个粗犷却温馨的世外桃源,与其他孩子一道学习、玩耍、劳作,甚至铤而走险偷种大麻,还要对抗前来突袭的警察。但当乌托邦理想破灭、公社不复存在时,比特与坚强的父母及性格各异的童年玩伴们一样,不得不走进外面的世界,过上“正常”的生活。

然而,他对世外桃源的憧憬与追寻会就此停止吗?

s23085373

纸老虎
[法]奥利维埃·罗兰 / 孟湄 / 中央编译出版社 / 2012-9

我曾经是毛主义者……我们那时候反对“崇拜书本”。我们相信文化革命意味着持久地反抗所有的权力,质疑所有的等级,我们认为对抗共产主义制度里的官僚主义,这是绝对最受大众欢迎的武器。我们那时很天真,年轻是会这样的,经常。

现在,这段历史在我自己眼里几乎是难以置信的。我们已经到了做祖父母的年龄,我们的孩子们,孩子们的孩子们,他们怎么能理解它呢?但是我相信一个作家是可以起作用的,特别是:把正在消失的事用生动的回忆保存下来,告诉现在的人们过去曾经是怎么形成的,今天是在怎样的废墟上建立的。

——奥利维埃·罗兰《写给中国的读者们》

整部小说自始至终以“你”这样一种第二人称方式讲述发生在1968年前后的故事,作者奔腾不息记忆中的鲜明印象浮现在读者眼前:激情的人生既充满了对真理的向往,也往往与荒唐互相交织。小说通过作者强烈的视觉和动态感受的描写,反映出一个特殊时代看似轻狂却包含着年轻人强烈精神追求的特殊体验——这里有对革命的狂热梦想,也有无法禁锢的身体欲求。小说用行云流水般的笔触,将时间、事件与时代特定的人物环境及语言紧密结合,创造出一种连续不断、欲罢不能的阅读效果。

s29758211

风暴中的哲学家
[法]伊丽莎白·卢迪内斯库 / 汤明洁 /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2018-3

抵达“五月风暴”的智识核心!这是法国后现代思想群像的高光时刻。

历史的终结,意识形态的终结,大师的终结,思想的终结,一切的终结。

选取六位著名法国当代哲学家:康吉兰、萨特、福柯、阿尔图塞、德勒兹、德里达的理论进行解读,撇开他们的分歧、争议和同谋式冲击不论,他们的共同点是:都以批判的方式,不仅面对着自由与结构的哲学问题。以“穿越风暴为代价”,他们都拒绝成为人之标准化的仆人。

  • 在这之后

s4148154

物:60年代纪事
[法] 乔治·佩雷克 / 龚觅 / 三辉图书/新星出版社 / 2010-2

越来越多的人既非富裕,也非贫困,他们梦想着财富,也的确有致富的可能,于是,他们真正的不幸就由此开始了。

佩雷克的《物》是法国战后最优秀的”社会学”小说之一。1965年一经出版,便获得了当年的雷诺文学奖。这本书是对物质时代与消费的早期纪事,在描写60年代法国物质奢华的同时也对这一现实对人的影响进行了反思。作者对主人公与大众对于革命参与的对照也表现了当时人心的矛盾心理。 与如火如荼的革命相反,这幅小布尔乔亚们的浮世绘,才是关于未来的预言。

s27637244

消费社会
[法] 让·鲍德里亚 / 刘成富 / 全志钢 / 南京大学出版社 / 2014-10

消费是用某种编码及某种与此编码相适应的竞争性合作的无意识纪律来驯化他们;这不是通过取消便利,而是相反让他们进入游戏规则。这样,消费才能只身取代一切意识形态,并同时只身担负起整个社会的一体化,就像原始社会的等级或宗教礼仪所做到的那样。

——让·鲍德里亚

本书围绕消费这个中心对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社会进行了详尽而深刻的剖析,向人们揭示了大型技术统治集团是如何引起不可遏制的消费欲望,并在此基础上对阶级社会里的各个阶层重新进行了划分。

如果说,《物体系》一书的重点为揭露当今世界存在的功能性有序结构,那还是一个形而上学的本体论命题;而《消费社会》则试图走进形下的经济生活中发现一种新的支配和奴役关系:消费者与物的关系竟然不再是人与物品的使用功能之间的关系,它已经转变为人与作为“全套的物”的有序消费对象的强制关系了,这是一个无限的消费意义链环和强制性系列,这种强制性的实施恰恰是通过一种被幻象引诱中的自愿。

s28482008

新自由主义简史
[美] 大卫·哈维 / 王钦 / 上海译文出版社 / 2016-2

或许在未来的历史学家看来,1978年至1980年这几年是世界社会史和经济史的革命性转折点,因为正是在这几年中,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政治经济实践的理论开始占据主流地位。

新自由主义认为,通过建立一个以稳固的个人财产权、自由市场以及自由贸易为特征的制度框架,能释放个体企业的自由和技能,从而最大程度上促进人的幸福。

自1970年代以来,松绑、私有化、国家从许多社会供给领域中退出,开始变得司空见惯。从前苏联解体后新成立的国家到老牌社会民主制和福利国家,几乎所有国家都接受了某种形式的新自由主义理论。另外,支持新自由主义的人们如今都身居要位,影响遍及教育、媒体、公司董事会和财政机构、政府核心机构和那些管理全球财政和贸易的国际性机构。也就是说,新自由主义作为话语模式已居霸权地位,它成为我们许多人解释和理解世界的常识的一部分。

那么,新自由主义打哪儿来,它又是如何在世界舞台上泛滥的,对这个政治经济学故事的批判性考察,将为我们确认和建构另一种未来政治和经济安排的可能,提供一个框架。

-随便给点-

打赏

阅读原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