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不在于社会有没有问题,而在于是否有纠错机制 | 季风风向书单-180724

季风风向

任何一个国家在现代性的进程中,都会面临无数的问题。特别像中国,“既有腐熟已久的传统制度留下的旧疾,也有初起未久的资本主义关系造成的新病。”李大钊在民国留下的这句话放到今日竟不觉有什么时代的隔膜,包括奶粉与疫苗在内的诸多问题,到底是旧疾,还是新病?

谁也没有天真到认为真的会存在一个没有任何问题的社会。我们真正期待的,是一个会承认问题、并认真解决问题,拥有一个运转良好的纠错机制的社会。人性中的恶固然根深蒂固,但仅存的那点向善的可能,本来也是可以引导人们过上一种合理的生活的呀。

这期书单中的《英国进步主义思想》所讨论的,就是在完成工业革命、城市化现代化之后的英国,在面临着种种新出现的社会问题,在人民的可悲境况下,自由主义对于新的社会问题的回应,为增进共同体的利益而拥抱社会改革,为儿童提供午餐,完善养老金制度,提出让人获得尊严和自我完善可能的工作权的概念,而非接受施舍一般的济贫法……这一切,都促使一个更为合乎人道的社会的出现,为战后英国成为福利国家做了各种思想和制度上的准备。

是的,所有国家都会有问题,所有国家的人民可能都会流血。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是解决问题,从此改善人民的境况;还是会掩盖和姑息溃烂的伤口,让那些血与泪白白成为无意义的牺牲。这种区别,却是可以辨识和选择的呀!

(文末可打赏,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书单要续命,还需要观众老爷们的支持)

s29770666

英国进步主义思想
[英]迈克尔·弗里登 / 曾一璇 译 / 商务印书馆 / 2018-5

自由主义如果本身内涵着“平等”和“人之福祉”的价值,那就做不到对人民的境况扭过头去

这本书本来应当有更为准确的译名,新型自由主义(New Liberalism)。

我们今日所熟知的,一般是作为自由世界对冷战中苏联意识形态回应的“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更少的社会保障社会福利,更激烈的市场竞争,管得更少的政府,新自由主义无疑是市场的自由,但市场的自由能不能与人的自由完全划上等号则是令人存疑的。

而19世纪到20世纪之交出现的新型自由主义(今日更通行的叫法可能是“左翼自由主义”)的脉络国内却很少有人触及,新型自由主义,把目光聚焦在“人民的境况”上,为增进共同体的利益而拥抱社会改革,为儿童提供午餐,完善养老金制度,提出让人获得尊严和自我完善可能的工作权的概念,而非接受施舍一般的济贫法。这一切,都促使一个更为符合人道的社会的出现,战后英国成为福利国家就是拜之所赐。

作者弗里登把意识形态本身分为两部分,固定的信念核心,与为了回应时代而可以变通的部分。这样一种意识形态才不至于失去其连续性和灵活性,“新酒被不断地装入旧瓶之中”。而这时期的新型自由主义,通过密尔承前启后,用个性取代个人主义,把根植于社会的个性视为人的福祉。新型自由主义或许受到了功利主义、进化论、乃至社会主义的影响,但究其根本,这是自由主义内在逻辑的展开,平等与自由的应有之义。

s29804457

冷战的静谧边界
[美]尤利娅·科姆斯卡 / 宋世锋 / 山东画报出版社 / 2018-5

官方的柏林墙由权力划定冷战的边界,藏在森林的祈祷墙则由共同的人性筑成

随着冷战铁幕的降临,辽阔的波希米亚森林被分为东西两部分。从捷克斯洛伐克到西德边界的东侧是堡垒林立的铁丝网,反共产主义宣传形象地把东部世界描绘成“地球上受共产主义控制的地狱带”。尽管这种暴虐景象根植于成千上万人心中,并想象出它所导致的各种悲剧,但在边界地区,这个“地狱”并不像宣传海报那样一眼就能看见。茂密而平静的森林成为一个视觉和心理上的缓冲,遮蔽了人类的失败和混乱,使来访者在这个冷酷无情的边界线上饱含悲悯和感伤。

边界西侧,通过敌对双方40年的共同努力,塑造起了一道具象征意义的“祈祷墙”,它起初是反对“不敬神的共产主义”的宗教壁垒,后来逐步演变成充满想象力的、相互矛盾的、野蛮生长的各种艺术表达。跨越边界的基督雕像、瞭望塔和纪念碑、旅行者的摄影及文学创作、边境报道……作者对整个冷战时期与“祈祷墙”发展有关的每一种意象进行详述,结合视觉、文学和宗教研究,在层层叠叠的历史表达中,发现民间自发形成的边界觉悟,填补理解的裂痕。

s29822861

追寻富强 : 中国现代国家的建构,1850-1949
[美]斯蒂芬·哈尔西 / 赵莹 / 中信出版集团·新思文化 / 2018-4

这本海外中国研究又名老外看不懂中国系列

中国为什么能走在世界前列,成为世界排名第二的经济体,西方国家的学者们很难理解这一现象。这本书试图去近代历史的发展脉络中,寻找出一个中国在近代列强争夺弱肉强食的环境下继续富强的原因。作者为此做了大量梳理和资料收集,这在本书所附的译注中可以看出。看得出作者为不落入已有的西方视角的故论,做了一些努力。从各种繁杂的公开的数据和官方文件中,作者得出一个这样的结论,即中国从1850年开始,始终以追寻富强、捍卫主权作为自身发展的目标,政权一直在为实现这一远大政治目标思索具体方法。

不过作者似乎始终从一个整体的国家能力建构方面去理解这个国家中的政府机关所做的各种行为,但没有试图去了解这个国家、民族中的个体特性以及对自身利益的寻求。更没有尝试去了解,当时的中国对舶来品“自主”“独立”的使用,是在何种理解下的。清末明初中国在世界体系下的处境,与其说是对现代化的一种自主选择,不如说是在错综复杂的大背景下亦步亦趋的尝试。无论如何,本书也为我们提供了理解中国的一种视角,毕竟在这片神奇土地上发生的令人困惑的事情,或许浸淫在其中的人们也很难梳理清楚。

s29797794

监狱读书俱乐部
[加]安·沃姆斯利 / 邹虹 / 上海三联书店 / 2018-3

“狱中读的书,一定要再出狱前读完,否则你会重新入狱来读它。”

在遥远的加拿大,有一群人从书中得到了救赎。作为抢劫犯罪的受害者,安·沃姆斯利心伤难愈;作为身陷囹圄的现役囚犯,本、弗兰克们煎熬度日。他们因为监狱读书俱乐部,产生了命运的交集,改变了彼此的人生轨迹。受好友卡罗尔之邀,安定期前往监狱,参与监狱读书俱乐部项目,与犯人们一起交流读书心得。在安参与的两年时间里,她亲眼见证了阅读在犯人们身上所带来的改变,使得他们不但在艰难的牢狱生涯中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更开启了他们心底的柔软,赋予他们勇气去面对未卜的前程。也正是在一段段与狱友共度的时光中,安渐渐走出被抢劫的阴影,更是因此读懂了亡父。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作者的笔调,我有幸经历了远方的寒来暑往,目睹了异域的飞鸟流水,这对于被囚禁在城市之狱中的我来说未尝不是另一种救赎。幼时随着书本神游太虚的那些独处的岁月又一次从记忆深处升腾上来。

s29769408

单身女性的时代:我的孤单,我的自我
[美]丽贝卡·特雷斯特 / 管燕红 / 贺梦菲 / 薛轲 /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2018-5

这是有史以来对女性最友好的时代吗?

曾几何时,女性甫一成年,甚至未及成年,就已进入婚姻的世界。根据不成文的社会规范,为人妻母是她们仅有的角色,相夫教子是她们仅存的价值。然而,这一切正在悄然改变。

为了更好地捕捉这一变化,丽贝卡·特雷斯特访谈了近百名单身女性,从中选取约三十人的经历,结合文献档案和资料数据,汇聚成《我的孤单 我的自我》一书。煌煌万言,只讲了一个道理:曾经埋葬无数鲜活少女的婚姻,如今已不是姑娘们唯一的归途。

粗读本书,容易形成作者仇视婚姻的错误印象。但是事实却是,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特别是英美法系的传统中,女性一旦结婚,就失去了独立人格,不得不作为丈夫(以及孩子们)的附属而生存;至于那些不婚的女性,社会并没有未她们预留任何空间。因此,特雷斯特真正批判的是将女性禁锢在依附状态的传统,真正向往的是这样一个国度,在其中每一个独立个体的自我发展都能得到空间和支持,每一名成员都能在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上尽情拼搏。他们既包括不婚的女性,也包括不育的家庭和全职父亲。

行文至此,我又想起了我的那些美国朋友:十多年后才得以继续因早婚而中断的学业并展开她的事业的退休教师;拥有中国文学博士学位的家庭主妇兼社区超级志愿者;主动选择婚而不育的艺术家……她们的人生道路各不相同,却都过得精彩而充裕。这一切都得益于本书中所描绘的那个社会,尽管还有很多缺陷,却是有史以来对女性最友好的时代,以及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奋斗过的先辈们。

s29772964

反智时代:谎言中的美国文化
[美]苏珊·雅各比 / 曹聿非 / 新星出版社 / 2018-6

在新的非理性时代中,对记忆和知识的侵蚀成了我们这个时代无法回避的主题

“这个国家的心灵,被培养得志向低微,反噬自身。”1837年,爱默生在一个显然还在积累智识资本的年轻国度中说出这句话时,他主要把它当作修辞。但在新的非理性时代中,对记忆和知识的侵蚀成了我们这个时代无法回避的主题。

这本《反智时代》受理查德·霍夫施塔特的文化史研究经典《美国生活中的反智主义》启发,以美国文化为透视点,辐射至政治、媒体、宗教、教育、公共生活各个角落,向美国人发出警告:若任其发展,反智与非理性只会使美国越来越愚蠢,人们将知道的越来越少。未来,只能成为充斥着垃圾思想、伪科学、假新闻、后真相的精神荒原。这不仅是对美国精神末日的警醒,更为当下的我们敲响了警钟:记忆的丢失让我们成了糟糕的智识遗产管理人,而文化宝库的耗竭又将引发新一轮遗忘。是否要让无知去压制知识,是每个公民都必须面对的关键问题,而一个民族要掌控自己的命运,就必须以知识赋予的威力武装自己。

s29768085

劳工神圣: 中国早期社会学的视野
闻翔 / 商务印书馆 / 2018-3

劳工在被赋予了重塑伦理与现代性的“神圣”的期望后,他们的悲苦境况又作为一种社会“问题”而存在

这本书三月就已经出版,完全不见各大小书榜的推荐,豆瓣看不见评分,到现在一个响也没有。这本书上也没有打任何研究基金支持的标志,却结构清晰,行文漂亮,内容扎实而好看,绝对是今年国人学术写作的遗珠之书。虽然讨论的是民国对于工人的社会学调查,放到今天,同样切中要害。

“劳工神圣”一词来源于蔡元培的一次演讲,原意是指,不要羡慕那些有权力、靠祖荫、收租子、不劳而获的人,靠劳动而养活自己,为社会做出贡献的农工士商,才是现代社会真正的脊梁,“我们良心上比他们平和的多”,所以——劳工神圣。后来虽然这个“劳工”在现代化和城市化的语境之下,从农工士商的范围逐渐缩窄为工人,但劳工作为一个重构社会伦理群体的含义依然存在,故而神圣;但工人的悲惨处境,包括收入的微薄、工作的辛劳、严苛而恶劣的工作生活环境,却是当时中国知识分子无法视而不见的事实,因而劳工在被赋予了“神圣”的期望之后,他们的境况又作为一种社会“问题”而存在。这种神圣与问题形成的张力吸引了许多兼具人道热肠与专业兴趣的社会学研究,对劳工的研究,本身也是中国社会学的研究基石之一。

本书对早期社会学前辈陶孟和、陈达、费孝通、史国衡、苏汝江、邓中夏等人关于劳工问题的研究和著述进行了重访,不读此书都不知道当年前辈们留下的遗产如此丰富多样,从工人的家庭消费到社会革命,从工业转型到社会团结,除了多了个户籍制度,都是今日依旧困扰着我们的问题。而今日贫瘠的、缺乏问题意识和人文关怀的学术生产,真的比得过这些前人的思考吗?

s29769414

追寻新共和:张东荪早期思想与活动研究(1886-1932)
高波 /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2018-4

一个传统士大夫,如何成为西方思潮冲击下的新学人,再消失于美丽新世界的视野与记忆中

张东荪出生于1886年,逝世于1973年,跨越帝制到人民共和国,正好经历了中国近代史上最动荡的一段时期。如同那一代的其他精英读书人,对当时发生的那些改变中国的事件,他并不是作为默不作声的旁观者,而是作为积极的评论者甚至参与者促成或阻碍着这些变革。他在1912年拒绝参加国民党,后来被国民党以“学阀”的名义通缉;他在1949年选择与共产党合作,却又在1952年因一起内情复杂的“叛国案”被打倒并最终下狱。这使得他在海峡两岸的历史记忆中消失了大约三十年,此后的新研究和公众记忆持续影响着人们对他的理解。

本书侧重于张东荪生命史中那些更多属于“公共领域”的部分,作者希望借由这最后一代在士大夫传统下成长起来的读书人,回到面对19世纪巨变的当时人的视野。在考察张东荪思想的同时,作者也描述了同时代探索者的思想历程,这些早期中国观察者所普遍浸淫的政治与文化传统构成了他们理解“西方冲击”的基本视野和思想资源。作者认为,他们在面对新局面和新问题时的反应,也应被看作是对东西方共同问题情势的反应,包括有关自由与民主的种种。19世纪,托克维尔看到了一种似乎不可抗拒的趋势,民主正在成为时代的主导精神,而20世纪的所有革命与改革运动,也几乎没有不以民主为号召的。然而,即使到了今天,各种版本的“真民主”也仍在激烈竞争着。它最终将走向何方,似乎我们知道的也不并比张东荪更多。

s29786640

重新设计生命 : 基因组编辑技术如何改变世界
[英]约翰·帕林顿 / 李雪莹 / 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 2018-5

别慌!我们离像编程一样编写基因还早着呢

基因编辑技术是指在基因组水平上对目的基因序列甚至是单个核苷酸进行替换、切除,增加或插入外源DNA序列的基因工程技术。经典的基因组编辑技术主要依赖于同源重组及干细胞全能性来完成对个体特定基因的改造。但这种经典方法仍存在效率低、成本高等问题。

直到2013年科学家研究发现的CRISPR-Cas9系统,使基因定位、精准修改变得更加容易,因此有“基因魔剪”之称。它可以为我们提供治愈HIV,遗传疾病甚至癌症的方法,有助于解决世界饥饿危机、建立疾病研究模型甚至改造人类基因。

本书正是一部全面介绍基因组编辑技术的科普著作。作者是牛津大学细胞分子学教授、院士约翰·帕林顿,他从人类最初的基因工程研究开始,全面讲述了基因工程的发展,基因组编辑技术在生物育种、临床治疗、农业、科研领域的运用以及未来的发展。

作为一项新锐的技术,基因编辑技术为人类带来益处的同时,也带来了伦理问题,比如克隆、定制超级婴儿、制造记忆等。不过目前引起科学家关注的问题却是,使用CRISPR技术会导致细胞出现先前没有预料到的基因组损伤,可能会在靶点附近导致大规模的DNA删除,在部分情况下,甚至引起复杂的DNA重排。 这可能会抑制那些应该活跃的基因,激活那些应该保持沉默的基因,包括致癌基因。看来,人类掌握安全编辑基因的路途还十分漫长。

s29797277

政治的起源
[美]梅丽莎·莱恩/刘国栋/上海文艺出版社/2018-5

在古典时代的思想谱系与当代政治观念间架起互相理解的桥梁

研读西方思想家的著作时,我最喜欢的是20世纪的思想家,理由很简单,他们离我够近,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共享着相近甚至相同的时代症结。与之相比,17、18、19世纪乃至更早的西方思想家则与我有隔膜,不仅是东西文化之间的差异,更有难以逾越的时代的鸿沟。

如果说三四个世纪就足以在作者和读者之间产生隔膜感,那么,千年之前的希腊罗马思想更是与现时代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这时候,为了理解西方思想的源起与根基之所在,就需要一座桥梁来架通古今。

这座桥梁如今就在我的面前。梅丽莎·莱恩在她的《政治的起源》中,着重选取了正义、政制、民主、德性、公民身份、世界主义、共和国、主权八个核心概念,系统梳理了它们在古典时代的思想脉络与谱系及其与当代政治观念的区隔与传承。

在莱恩的指引之下,希腊罗马先贤们的思想与实践清晰地呈现出来,从历史深处与现代思想家们接上线,并为当下与今后提供指引。

点击“阅读原文”可购买本期图书哦

打赏

阅读原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