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夜派对,就要散场 :季风的倒数第二个夜晚 季风日记 180130

夜晚11点整,在地铁警察的反复催促下,我上到地面,坐在马路边上。虚无与忧伤充盈了整个黑夜,我也不记得是否有过月亮。卡夫卡在日记里说,“凡是活着的时候不能对付生活的人,都需用一只手挡开笼罩在他命运之上的绝望……但用另一只手记录下他在废墟中的所见,因为他所见比别人更多,且不尽相同。毕竟,他生时已死,是真正的幸存者。”我此刻只想打开播放器,再一次听着我热爱的顶楼马戏团: “亲爱个上海,明朝侬又吹啥个风?”

Advertisements

季风日记 180116

by 水戈 自从买二赠一以来,季风图书卖得飞快,一方面我们多年珍藏的经典社科书被一批批地从藏书阁运到店堂,不断... Continue Reading →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